言有灵

[叶张]觉醒(第二卷·章二十五)

不能评论好忧桑,只好转载催个更~这篇好好看~设定6到飞起!最后叶神第一异能是战法,第二异能应该扣的散人吧,所以他接触过的异能者的异能都能用初级技能吧~哈哈,用杰西卡的预知未来来赢猜拳,叶神大大出息呢!

祈雨叶张:

博文目录




第二卷 入局者


章二十五 闻家阿暖


 


  叶修并不知道有人在背后积极惦记他脱单的事,此时,他刚和八卦里的脱单对象吃过早饭,在跟赵家夫妇闲聊。


  叶修问:“我昨天见路口的牌子,写着鬼马昌,是这里吧?”


  赵四槐笑道:“是,咱这村子看着小,人可不少,老的少的全加上有两千来号呢。”


  叶修把“鬼马昌”三个字在齿间念了两回,又作不经意地问:“怎么就取了这么个名字,念起来还挺奇怪的。”


 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,意思是他问得太直白,怕触了当地风俗。


  赵四槐倒不以为意,磕着烟袋说:“名字是老年间取的,没啥意思,这边都是这个叫法,往东过去十里是怀马昌,再过去是延马昌,都习惯了。”


  赵四嫂插口:“那不是,这名字是有来历的!传说在解放前,有个长工的女儿被地主看上,宁死不从,跳进河里淹死了,后来地主家宅不宁,找了个算命先生来看,算命先生说是那女儿的冤魂作祟,想送走冤魂,就要厚葬那女儿,还要地主亲自扶灵。地主被闹得没办法,就去河边大办白事,谁知道送葬的时候,纸扎的鬼马突然活了,跳起来踢死地主,一溜儿跑进山里去了。”


  叶修大感兴趣:“还有这样的传说?”


  “是呀,后来大家进山一找,鬼马没找着,倒是见到了一个鬼马的石像。大家都说是那女儿变的鬼马,给村里除了一霸,又化身石像保佑村子,后来村子就改名叫鬼马昌了。”


  “石像?”叶修想起来路上一晃而过的石像,“现在还能看到吗?”


  “能,就在半山腰上,还有村里给修的亭子,供着长明灯,你们来时没看到吗?”


  “看到了,天太黑,没看清楚。”


  “你们要不急着走,再住一天,正好赶上鬼马神过生日,到时候村里可热闹呢!”


  “还过生日?”张新杰听着都觉得新鲜。


  赵四槐“哎哎哎”直拦,但他媳妇嘴快,一个没拦住,竹筒倒豆子全说完了,当时脸就沉下来了:“婆娘你咋回事,这是迷信,你跟文化人讲这些,不是招人家厌弃吗!”


  张新杰笑了笑:“风俗和迷信是两回事,赵四叔你想多了。”


  赵四槐这才松口气:“那就好,那就好,俺就怕得罪文化人!要说这鬼马神确实是有的,我们有什么难处,都是去拜祭鬼马神许愿的。”


  刚刚还说是迷信,下一句自己也迷信上了。


  张新杰问:“许愿都能应验吗?”


  “能应验,灵得很!”赵四槐信誓旦旦说了一句,不知想起了什么,面皮抽了抽,连忙补充:“只要心意诚,都能应验的!”


 


  直到准备上车了,叶修仍然在沉思,看得出来,他对所谓的鬼马神十分感兴趣,张新杰不得不提醒他:“别想太多,该上路了,昨天就耽误一天了,我们不是出来度假的。”


  “哦,不是吗?”


  张新杰头上冒出三条黑线:“并不是,是崇礼出了案子,联盟让我们过去保护当事人的。而且你不是说你们训练营一个学员在江南省失联了,你要顺路去找他吗?”崇礼是江南省的省会,也是他们本次出行的目的地。


  叶修全不在意:“冼之河已经被当地的联盟分部保护起来了,我们过去只是锦上添花;小邱我还是放心的,出不了大事,找他不差这一天两天。”


  “……”责任心爆棚的张副队长简直不想跟这个人说话。


  叶修知道很难从道理上说服同伴留下来,必须出奇制胜,于是决定:“这样吧,剪刀石头布,你赢了咱们就上路,我赢了就留下来看看。”


  “太不严肃了!”张新杰指控。


  “你有更好更干脆的办法?”


  张新杰哑口无言,既然谁也说不服谁,又不能扔下叶修一个人走,猜拳不失为最公平的办法。


  “来!”


  “剪刀、石头、布!”


  话音落地,一个石头,一个出布。


  “……再来。”


  “新杰大大,不要耍赖,我已经赢了!”


  “之前没讲好规则,正常的国际通用规则是三局两胜。”张新杰推眼镜。


  叶修被一脸严肃行耍赖之实的张副队逗笑了:“好好好,都听你的,再来——剪刀、石头、布!”


  话音落地,一个依然石头,一个依然出布。


  “……”


  “国际通用规则是三局两胜对吧?”叶修忍住笑,手扶在车上拍了拍,“新杰大大,你的车还得在这里多停一会儿呢。”


  这家伙,真的连运气都站在他那边?


  张新杰忽然盯住车身:“等等,我的车上怎么有小孩儿的脚印?”


  他的车是辆方方正正的白色奔驰,平时爱惜得很,打理得一尘不染。叶修当然知道是小铁干的,装作无事发生,附和道:“对呀,哪里来的小孩子——”


  视线本来是随意飘移,扫过驾驶席时,骤然顿住。


  驾驶席里有个梳朝天揪的小孩儿,双手虚转着方向盘,两条细腿一踢一踢,饶有兴致的样子。


  闻暖。


  张新杰绕着车转了一圈,检查还有哪里弄脏了,突然见叶修拉开副驾的门坐进去,愣道:“你干什么,不是不走吗?”


  叶修过了片刻,才说道:“突然觉得你说得对,这就走吧,上车。”


  张新杰一头雾水,搞不懂这人在想什么,但他心思敏锐,知道叶修不会无缘无故改主意,立刻发动了车,直到开出村子,才低声问:“有什么不对?”


  叶修反问:“你没看见?”


  “看见什么?”


  “看这山间的景色啊——多好看,多看看。”


  莫名其妙。


  张新杰心里一紧,更加笃定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
  “你——”他视线一偏,忽然一惊,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
  叶修放在膝盖上的左手,不知何时,竟然一片漆黑!


  “接着开,我没事。”叶修平静地说,“被火燎了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
  “哪里来的火?”


  张新杰惊疑不定,腾出右手释放治愈之光,幸好这伤势确如叶修所说,只是被火爎了一下,在治愈之光下迅速恢复了正常。叶修活动下左手,被张新杰眼尖地看到手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圆形伤疤。


  “这个不用治。”叶修拦住他,“留作纪念的。”


  “什么纪念?”


  “这个烫伤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也提醒了我要相信一个人、保护一个人,所以不用治。”叶修笑笑。


  从他的语气里能听出,“那个人”一定非常重要,张新杰心里突然有些酸涩。


  竟然不想听叶修说这些。


  可又忍不住想知道。


  内心挣扎了几秒,终于若无其事问道:“是谁?”


  叶修点了点掌心的疤:“还不能告诉你,不过可以给你点提示。你觉得联盟最厉害的家伙是谁?”


  “韩队。”


  叶修斜视他:“这样徇私真的好吗张副队?”


  “内举不避亲,外举不避仇,没什么不对的。”


  这样理所当然的偏袒,即使叶修也要叹服:“好吧,但我说的并不是他,而是轮回的方明华。”


  “方明华?”张新杰一怔,努力回忆这位觉醒者的过人之处。


  “方明华是全联盟唯一一个进了婚姻坟墓的,难道还不厉害?”


  张新杰懂了:“你是想说,那个人是你的心上人,你想跟方明华学习,和她一起向坟墓进发?”


  “就是这样。”


  “行吧,祝你成功。你还没告诉我,你手怎么烧伤的?”张新杰转移话题。


  叶修欣赏了一会儿身边人闷闷的神色,心情很好,语气也变得轻松:“你车里有个鬼,你不知道吧。”


  “鬼?!”张新杰满脸愕然。


  这是什么展开?


  “别怕,现在他不在,我对他很好奇,想问问他的故事,结果他攻击性十分强,而且会用火焰异能,一不小心就着了道。”


  “我倒是不怕鬼……你就是因为看见他,才打算留在这个村子?后来在他手里吃了亏,又决定走了?”


  “我是怕你吃亏。”


  那个小鬼的神情眼色都十分淡漠,叶修不过凑近了些,就是一道火焰扑面烧来,这火焰凝练度之高,连他都措手不及,情急之下自己也是一道火焰出手,抢先烧出了一条隔离带,饶是如此,也受了点轻伤。更可怕的是,这一切发生在车里这么狭小的空间,而车里的一切都没受到火焰波及,这份精准的控制绝不是一般人——一般鬼能做到的。


  叶修很有兴趣继续探索,但身边还有张新杰,他把人带出来探险可以,却不是来冒险的。


  张新杰听他讲完,对鬼没什么兴趣,倒是对叶修很感兴趣:“你的第二异能到底是什么?大家都知道你是物理系,两个异能战斗炫纹和改变物质,但你救我那次暴露了治疗,现在又是火,别告诉我你是四系觉醒,我不相信的。”


  别说四系,在觉醒者历史上,三系都前所未闻。


  一般觉醒者都会隐藏实力,毕竟觉醒者世界不太平,多一张底牌就多一分安全。联盟里会登记造册,队长级的都能查阅,但双系觉醒可以只登记第一异能,另一个保密。


  但事实上这个政策执行的并不好,叶修因为是元老,而且是斗神,出任务太多,两个异能都暴露了,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
  韩文清主战能力是火系,第二异能精神传感太外露,根本掩盖不住,一般双系觉醒都是同一大系的,像他这种物理系和精神系的双觉醒,比较罕见。


  除此之外,黄少天、王杰希和当年的方士谦也都广为人知,这是因为黄少天,那时候微草是全联盟唯一一个拥有两位双系觉醒者的队伍,风头无两,黄少天和人打了一个赌,去试探微草的底细。毕竟是一对二,他的第二异能切割空间就是暴露在那一次,不过王杰希和方士谦双双被他逼出底牌,他还是赚了。从那以后,微草和蓝雨的关系一直很紧张,喻文州多次想办法缓和,未果。


  现在,也只有周泽楷的第二能力还是个高度机密,不过张新杰经过上次的事,已经知道他是复制和言灵。


  倒是叶修这个本来清楚明白的,突然变成了迷雾。


  这么直接问别人的秘密不好,但张新杰并没意识到不对。


  这些天叶修和他太亲近了,亲近到他都疏忽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
  叶修却是明白的,笑道:“这是个大秘密,怎么能轻易说呢,这样,剪刀石头布,赢了才告诉你。”


  “我开车呢!”


  “过村没店了啊。”


  终究是好奇心占了上风,张新杰想了想:“那我不占你便宜,你要是赢了,我也回答你一个问题。”


  “好,剪刀、石头、布!”


  一锤定音,一边石头,一边布,情景何其眼熟。


  没等张新杰开口,叶修已经很自觉地伸手:“三局两胜,再来。”


  “剪刀、石头、布!”


  叶修无语地看着张新杰:“新杰大大,你敢不敢不出石头?”


  张新杰也无语地看着他:“你敢不敢不出布?”


  “我说下次还出布,你信吗?”


  “不信……”


  叶修扶额:“我有种你这辈子猜拳都赢不了的错觉。总之现在我赢了,你想让我问点什么?”


  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随便你。”


  “行,那我问你,”叶修说,“你有没有对我说过谎?”


  张新杰愣了一下,忽然转过头去,回答:“有。”


  “什么?”叶修出乎意料,他真的就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问出一颗地雷,“别闹,你想好了,我可睚眦必报的,你骗过我什么?”


  “那你得再赢我一次。”张新杰严肃地指出这是下一个问题了。


  “来……”


  “哎,你看这路,来的时候天黑我没看清楚,有这么多岔路?”张新杰机智地问。


  叶修为之侧目,这话题转得太生硬了,不过有些事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,便顺着张新杰说:“所以我刚才让你好好看外面的景色,你不觉得那块巨石我们都路过好几次了吗。”


  “我们迷路了?”


  “我们是遇到鬼打墙了。”叶修说。鬼马昌在半山上,离高速有一段距离,但也不远,不至于开了这半天还没到。


  而他们越往前开,路就越窄,经过几番曲折,最后干脆一路向上延伸而去——竟然回到了入山的山路。


  “怎么办?”张新杰问。


  “本来不想带你冒险,但是小鬼这么好客,我们就回去吧。”叶修抬头,遥望半山上鬼马石像所在的亭子,“有我在,不用怕,我也很想知道那个小鬼的故事——闻家阿暖,好名字。”




==================


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了,张新杰和叶修猜拳出的都是石头,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呢?


A.张新杰代号石不转,就是这么倔强。


B.张新杰总是想着,下次叶修肯定不出布。


C.张新杰猜拳是和哆啦A梦学的,所以只会出石头。


D.这是一个伏笔,张新杰在本文中永远都赢不了叶修。